养生小娘子

不敌细水长流的温情

——人生中第一个长评,献给最甜的碎碎太太~ @碎碎九十三 

#意识流##小学生文笔##已经很努力了_(:з)∠)_##再次给碎碎表白#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当我开始敲键盘,想到的第一句话是——置之死地而后生。随即我就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,印象里明明是字里行间都透露着温情的文,为什么会给在回想的时候给我留下这么鲜明而决绝的一句话?

细细的回想每个情节,心中了然。

毫无疑问,悲剧总能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,有时甚至当故事的内容都已经遗忘后,还会在某个瞬间突然想起最惨烈的一幕,那种心底的震撼留下的痕迹总是难以散去。这就是当我二刷前,《绝处》给我的最深刻的感觉。

在《绝处》开头,当吴邪还是小小天真的时候,他认为自己被三叔、被全家人推向了绝处——内蒙古,那个小小的他觉得“鸟不拉屎”的地方;在《绝处》结尾,他失去了呼吸、失去了温度、失去了希望,真真正正陷入绝处,也带着我的沉溺其中……

在那样的大背景下,仿佛这才是常态。

这种感觉尤其再我时隔一年重读《绝处》时感觉更明显,更深刻。也许是因为时间,也许是因为经历,多了更多的理解和感悟,仿佛书中的悲剧和生活中的无奈相互映射,触动内心。书中的人物不再只是过着他们的生活被我旁观,而像是身边的人,他们的一举一动会使我在一定程度上感同身受。

当胖子说出“天真好像凉了”的时候,我的心也随之沉入谷底。越是读到《绝处》的最后,心里越是时时刻刻都紧张、揪心,尤其是接近逃跑的那几天,吴邪的心情波动让我总是捏着一把汗,希望他能成功,希望计划没有一丝纰漏,希望按照他的想法哪怕回到杭州只能看一眼磕个头,就好像他实现了这个小小的愿望,小说中的世界就多向现实洒下来几缕微光。于是我拒绝了每一个会失败的暗示,不管是木图的狂吠和惨叫、其其格的目送、还是狂起的白毛风……可是他还是失败了,败给了老痒,败给了那几个杀千刀的高干子弟,败给了那时扭曲的人性。

被信任的人出卖这个小说中的永恒话题,总能引起人的共鸣,毕竟读者再年轻,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经历的大大小小的事情,不会都是一帆风顺。然而老痒的出卖,就像那句流行——“趁你病,要你命”。我不能理解“苦衷”,我更不是圣母,我和大多数人一样都不会原谅出卖朋友的人。更何况如果我是那时候的吴邪,大概我也没有办法想到更好的路子,这种出卖更让人绝望。

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吴邪也没有想过要出卖张起灵,在一遍遍的逼迫里,他的信念即使动摇也最终坚定。信任都是相互的,再互相信任的人也都会因为一些小原因而有所波动。可在这里面,我感受到的是那种没有理由、并且无所贪图的信任。这也是幸运的地方,真心不会错付,伤害永远不会来自最最信任的人,纵使受到再多的伤也永远不会万劫不复。

这大概也是我从碎碎的文中一直以来总能感受到的,坚定的爱与信任。无论何种境况里,都能给读者以安心。我知道,在尘世里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,所谓的坚定会动摇,所谓的爱这个字太大也太小,信任这个词也快被用烂了,可是在碎碎的瓶邪文中永远不用担心,因为他们永远不会背叛对方。现在喜欢自嘲,已经过了“少时看虐不眨眼”的年纪,总希望无论是自己还是他们的生活,都能少一些波折,多一些欢喜,就算再难熬的日子,有坚定爱你、信任你的人一起熬,也总能咬咬牙坚持过去。

只要不死,只要依然能热爱,生活不会永远在绝处,就算触底反弹的底再低,也会有逢生的那一天。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自己过出来的,是由每一件小事构成的,生活的基调也正是由这些不起眼的小事来定的。若是温情能够细水长流,又何惧偶尔的狂风暴雨?就像文中的他们,把绝处的生活,过得有滋有味。于是,在苦涩之中的每个微甜的瞬间,都显得更加弥足珍贵。

无论中间经历多少,若是能够笑到最后,这些悲伤的人生剧情就会变成插曲,变成经历。想起曾经看过的研究结果,大概是说人的记忆具有选择性,大脑有现代科学暂时无法解释的自我保护机制,会自动把伤害过自己的事情淡化,并且倾向于强化甚至美化曾经美好的回忆,这也是很多人愿意忆往昔的重要原因。这对于瓶邪来说,就更让人宽慰了,毕竟中间的每一件事仿佛都是人生中可遇不可求的境遇,回忆起来都能聊以宽慰。无论是初到内蒙,阴差阳错住进张小哥的蒙古包,和巴特尔一家的来往,还是和胖子做了铁哥们,甚至是吴邪当时不能理解的家人们对他的保护,无论爱情、亲情、友情,都是细水长流,日复一日的美好。

在大张哥的见证下,吴邪的成长如影随形,无论是外形上的还是内心里的。比身高的梗总是能甜到我心里,从小朋友变成朋友,再变成男朋友(此处有邪恶的笑声,hiahiahia~),能看到的成长是十足的欣慰,看不到但是能感受到的成长也是细水长流的满足。是啊,看着他在自己的羽翼下幸福生活,又何尝不是更幸福的事情呢?

在无边的大草原上放羊的时候,即使眼光没有落在吴邪身上,心却是时时刻刻系在那里。他永远不会像吴邪一样,总能一直用黏在对方身上的眼神来表现自己的内心,无论是崇拜的、欢喜的、害羞的……有时甚至觉得,只用感觉就够了,你在我的感官感受范围内时,我默默关注着你;在无法直接感受到你时,我感觉着你,就好像有着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心灵感应。

在收到任务打狼的时候,吴邪阴差阳错成为了打狼英雄,而他背后的小哥心里的喜悦必然远远大于自己的嘉奖,毕竟对于吴邪这是一个人生难得的体验,对于自己只是可有可无丝毫不能入眼入心的经历。做了那么多年草原神的化身,不曾给小哥带来什么真正的快乐,只是简单地为了一个想不起来的使命而活,住在远离人群的地方,做着和环境格格不入的人,做着顺应政策命令的事,也顺便造福着周边的人。你快乐所以我快乐,你开心所以我开心;我对你的认可是从来不曾改变的,无论别人怎么看待你。吴邪对小哥是这样,小哥对吴邪同样如此。

“我就是毫无理由的要对你好”这种错觉大概是最幸福的错觉之一吧。怎么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与付出呢?然而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,因为两个字——值得。你值得世界上最好的。虽然“世界上最好的某某”这种说法已经被饭圈用烂了,以前我也会觉得这种遥远的仰望过于卑微,可当它发生在吴邪的周围,对于小哥来说,他就是世界上最好的,他的单纯好,他的固执也好。

不愿意让你受伤,不愿意看你受累,不愿你被人误解,在那个人人自危的大环境下更显得温情难得。能做的活儿都替你做,即使是再小的伤也怕你疼痛,把最好的给你。若是在别人身上就显得是溺爱,可放在他们里面却和谐无比,因为吴邪从来不会因为被偏爱而有恃无恐,反而更加珍惜,让每个温暖都有回应。大概也只有这样心思细腻而柔软的小天真,才能配得上大张哥的溺爱,才能使每份温情都不被辜负,何尝不是一种互相成全。

对于胖子来说,他对吴邪的保护和小哥方式不同,但殊途同归。大部分人并不能做到如天神一般完成小哥所能完成的事情,胖子就是一个十分接地气的存在。大大咧咧的性格,直截了当的思路,配上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少见的彪悍体型,加上他才能成为完美的铁三角。坚固如此,才得以获得一定程度上的自保与相互保护,毕竟清醒是一件多么难做到的事情,每天面对着群体无意识,被一遍遍伤害,铁三角身处其中,互相关爱,互相保护,身处绝处又如何,自然有逢生之时。互相给予的希望,让难熬的生活变得可以忍受,让无望的生活变得值得期待。

感谢《绝处》,感谢最甜的碎碎太太,让我在平行时空的瓶邪里体验了特殊年代的草原插队生活,感受了辛酸沉疴和温情幸福,思考了欺瞒背叛与执着信任……事物正反两面如同阴阳两极相生相伴,把握好其平衡,珍惜拥有,才能幸福长久。

愿生活给予的狂风暴雨,不敌身旁人赋予的细水长流温情。